骨质疏松症(Osteoporosis,OP)是一种以骨量低下,骨微结构破坏,导致骨脆性增加,易发生骨折为特征的全身性骨病(世界卫生组织,WHO)。2001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lH)提出骨质疏松症是以骨强度下降、骨折风险性增加为特征的骨髂系统疾病。骨强度反映了骨骼的两个主要方面,即骨矿密度和骨质量。该病可发生于不同性别和任何年龄,但多见于绝经后妇女和老年男性。今天和大家一起分享临床医学与功能医学相结合治疗骨质疏松症内容。

骨质疏松症分类

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大类。原发性骨质疏松症又分为绝经后骨质疏松症(I型)、老年性骨质疏松症(II型)和特发性骨质疏松(包括青少年型)三种。绝经后骨质疏松症一般发生在妇女绝经后5~10年内;老年性骨质疏松症一般指老人70岁后发生的骨质疏松;而特发性骨质疏松主要发生在青少年,病因尚不明。如果不治疗,这种疾病可以发展直到骨头断裂。骨质疏松症患者最常骨折部位包括:髋部,脊椎和手腕。据估计,在北美、欧洲、澳大利亚和亚洲,每三个55岁或55岁以上的女性中就有一个因骨质疏松症而发生骨折。在全球范围内,每年大约有1.7亿人患髋部骨折。髋部骨折的女性中,有一半将永远无法行走。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增长四倍,其中非洲和亚洲增长最快。在美国,60岁以上的女性几乎有一半患有骨质疏松症。骨密度不够,骨骼的强度也是重要的,骨密度是骨骼矿物质密度,而骨强度代表了骨的韧性和载荷能力,可以用作人体抗骨折能力的评估,即骨强度是骨密度和骨质量的结合,几乎50%的骨折发生在骨密度正常的人身上。

临床表现

疼痛、脊柱变形和发生脆性骨折是骨质疏松症最典型的临床表现,但许多骨质疏松症患者早期常无明显的自觉症状,往往在骨折发生后经X线或骨密度检查时才发现已有骨质疏松改变。

  1. 疼痛:患者可有腰背酸痛或周身酸痛,负荷增加时疼痛加重或活动受限,严重时翻身、起坐及行走有困难。

  2. 脊柱变形:骨质疏松严重者可有身高缩短和驼背。椎体压缩性骨折会导致胸廓畸形,腹部受压,影响心肺功能等。

  3. 骨折:轻度外伤或日常活动后发生骨折为脆性骨折。发生脆性骨折的常见部位为胸、腰椎、髋部、桡、尺骨远端和肱骨近端,其他部位亦可发生骨折。发生过一次脆性骨折后,再次发生骨折的风险明显增加。

危险因素

  1. 不可控制因素:人种(白种人和黄种人患骨质疏松症的危险高于黑人)、老龄、女性绝经、母系家族史。

  2. 可控制因素:低体重、性激素低下、吸烟、过度饮酒、咖啡及碳酸饮料等、体力活动缺乏,饮食中钙和(或)维生素D缺乏(光照少或摄入少),有影响骨代谢的疾病和应用影响骨代谢药物(见继发性骨质疏松部分)。

诊断标准

建议参照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的诊断标准:双能X线吸收法(DXA)是目前国际学术界公认的骨密度检查方法,其测定值作为骨质疏松症的诊断金标准。基于DXA测定:

  1. 骨密度值低于同性别、同种族健康成人的骨峰值不足1个标准差属正常;

  2. 降低1~2.5个标准差之间为骨量低下(骨量减少);

  3. 降低程度等于和大于2.5个标准差为骨质疏松;

  4. 骨密度降低程度符合骨质疏松诊断标准,同时伴有一处或多处骨折时为严重骨质疏松。

现在也通常用T-Score(T值)表示,即T值≥-1.0为正常,-2.5<T值<-1.0为骨量减少,T值≤-2.5为骨质疏松。测定部位的骨矿密度对预测该部位的骨折风险价值最大,如髋部骨折危险用髋部骨密度预测最有意义。DXA骨密度测定值受骨组织退变、损伤、软组织异位钙化和成分变化以及体位差异等影响会产生一定偏差,也受仪器的精确度及操作的规范程度影响。因此,应用DXA测定骨密度要严格按照质量控制要求(参考国际临床骨密度学会ISCD的共识意见)。临床上常用的推荐测量部位是腰椎1~4和股骨颈,诊断时要结合临床情况进行分析。

测定临床指征

  1. 女性65岁以上和男性70岁以上,无其它骨质疏松危险因素;

  2. 女性65岁以下和男性70岁以下,有一个或多个骨质疏松危险因素;

  3. 有脆性骨折史或(和)脆性骨折家族史的男、女成年人;

  4. 各种原因引起的性激素水平低下的男、女成年人;

  5. X线摄片已有骨质疏松改变者;

  6. 接受骨质疏松治疗进行疗效监测者;

  7. 有影响骨矿代谢的疾病和药物史。

功能医学与临床相结合针对骨质疏松症的原因及治疗

一旦发生骨质疏松性骨折,生活质量下降,出现各种并发症,可致残或致死,因此骨质疏松症的预防比治疗更为现实和重要。

骨质疏松症是可以预防的。骨质疏松症初级预防的对象是未发生过骨折但有骨质疏松症危险因素,或已有骨量减少(-2.5<T≤-1)者,应防止发展为骨质疏松症。预防的最终目的是避免发生第一次骨折。骨质疏松症的二级预防和治疗指已有骨质疏松症(T≤-2.5)或已发生过骨折,其预防和治疗的最终目的是避免初次骨折和再次骨折。

临床医学和功能医学预防和治疗骨质疏松策略包括

1.   基础措施:

      1)调整生活方式:注意适当户外活动,有助于骨健康的体育锻炼和康复治疗。

  1. 避免嗜烟、酗酒和慎用影响骨代谢的药物等。酗酒及抗酸药都会引起骨质疏松。病例对照研究结果显示:在超过13000名髋部骨折患者中发现,那些服用高剂量PPI抗酸剂(质子泵抑制剂)超过一年的患者,发生髋部骨折的可能性要高出2.6倍。那些定期服用适量PPI抗酸剂1 - 4年的人髋骨骨折的风险是未服用PPI抗酸剂的人的1.2-1.6倍。抗抑郁药物(SSRIs)也会引发骨质疏松,一项对5000多名50岁以上成年人的研究表明,服用SSRIs至少5年骨折的风险增加了一倍,髋骨的骨密度降低了4%,脊柱的骨密度降低了2.4%。此外,糖皮质激素、苯妥英钠(及其他抗惊厥药)、肝素钠、异烟肼、利尿剂、甲氨蝶呤、四环素、维生素A摄入过多、过量补锌、饮用水中的氟化物等均可以影响骨质代谢。

  2. 避免过度摄入咖啡因。咖啡因会增加钙的流失。研究发现每天喝一杯咖啡,你就会失去45mg的钙。此外,咖啡中含有29种不同的酸,可以从骨骼中吸收钙。超过1000种数不清的药物含有咖啡因,包括减肥产品、感冒药、止痛药和过敏产品。

  3. 避免产酸食品:许多食物会改变身体的PH值,某些食物降低身体PH值,这些食物通常需要利用人体骨骼中的钙和蛋白质,身体系统会加速衰老,导致一系列相关问题。以下食物会降低身体的PH值:巧克力、蜂蜜、黄油、冰淇淋、各种肉类(牛肉、鸡肉、火腿、猪肉等肉类产品)、饮料(啤酒、红茶、咖啡、软饮料等)、糖、精制的碳水化合物(如白米饭和白面包等)。

  4. 采取防止跌倒的各种措施:如注意是否有增加跌倒危险的疾病和药物,加强自身和环境的保护措施(包括各种关节保护器)等。减轻压力也是预防骨质疏松的重要方法,压力导致肾上腺功能失衡,肾上腺功能障碍与骨质流失有关。

  5. 治疗原发疾病:某些疾病,如:神经性厌食症、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库兴氏病、糖尿病、脂肪吸收不良(脂肪吸收不好)、胆囊疾病、胃酸过少(胃酸不足)、肾脏疾病、乳糖不耐受、多发性骨髓瘤、类风湿性关节炎等很多疾病都会继发骨质疏松,要积极治疗原发疾病。

      2)保证支持骨质的健康营养:富含钙、低盐和适量蛋白质的均衡膳食。骨头在不断分解重组,重新吸收,在这个过程中沉积钙。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比率随着年龄的变化而下降,最终导致骨折形成,这一比例的变化在绝经后的女性中更高。为了保持骨骼健康,人体需要钙、镁、钙、硼、锌、铜、硅、磷、锰、维生素、生物黄酮和氨基酸的最佳含量如:铋、D、 K、叶酸和锶。此外,必须增强人体构建骨骼的能力。

  1. 钙:钙是人体内最丰富的矿物质,人体约99%的钙主要存在于骨骼和牙齿中,钙有许多功能,它在支撑骨骼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牙齿的生长。钙可以减少骨质流失,大量研究表明,钙补充剂可以帮助减少30%到50%的骨质流失。

    关于钙的重要事实:

    • 碳酸钙不是最好的钙,柠檬酸钙或羟基化钙现在是首选的形式。

    • 维生素B12的吸收也需要钙。

    • 钙应该在一天中均衡摄入,以达到最大吸收,因为你的身体一次只能吸收500mg,它最好随餐和睡觉前时候服用,有助钙吸收。

    • 骨头汤类不是摄取钙质的好方法,因为可能有人吸收不良。

    • 盐酸、柠檬酸、甘氨酸和赖氨酸盐等都有助于增加钙的吸收。

    • 牛奶并不是钙的最佳来源,因为巴氏杀菌会破坏多达32%的可用钙。

    • 仅使用补钙药物或者补充剂可能会存在以下问题:部分产品品质无法保障,可能会存在铅、汞、砷、铝或镉的混杂,被摄入到体内。

    • 维生素C可使钙的吸收增加100%。

    • 除了膳食补充剂补充,还可以通过吃很多食物来获得钙,均衡营养最重要。

    钙的食物来源:杏仁、核桃、李子干、大麦、鹰嘴豆、糙米、甜菜、牛肉、鲑鱼、黑豆、比目鱼、芝麻、榛子、虾、巴西坚果、羽衣甘蓝、奶酪、海带、葵花籽、西兰花、豆腐、鲭鱼、鸡肉、萝卜青菜、大白菜、橄榄、蒲公英、芹菜、酸奶、鸡蛋等。

    增加钙质时应该避免下面列出的降低钙吸收的因素:减少钙吸收的因素

    • 食物:花生酱、酒精类、阿斯巴甜、啤酒、浆果、咖啡或含咖啡因饮料、巧克力、加工玉米、蔓越莓、纤维补充剂(在纤维补充剂的两小时内不应该摄入钙)、包含草酸的食物(菠菜、羽衣甘蓝、大黄或可可)、水果干、高脂肪饮食、高纤维谷物、高磷食品(白面粉或软饮料)、蜂蜜、锌摄入量偏高、高蛋白饮食、肉类(牛肉、黄油、鸡肉等)、火腿、冰淇淋、白面包、花生、米饭、大豆、加工的软饮和糖、红茶等。

    • 某些药物:阿司匹林、氯雷他定、甲状腺素(8小时内不要补充钙)、肝素、苯巴比妥、类固醇、四环素等。

    • 剧烈锻炼

    最后,虽然钙是有益的,但如果你的身体里补充的太多,也有副作用。补钙可以与药物相互作用,钙会增加地高辛(一种心脏药物)的毒性,减少环丙沙星和大多数氟喹诺酮类抗生素的吸收。钙还能抑制抗生素四环素的吸收。

    钙过量的影响:阻止体内锰的吸收,导致肾结石,引发血管钙化,与动脉硬化相关,减少铁的吸收,干扰镁的吸收,干扰锌的吸收,干扰维生素K的合成等。

  2. 镁:镁是人体第四丰富的矿物质。镁在保持骨骼健康方面起着许多作用,它能增加钙的吸收,激活维生素D和骨骼建筑造骨细胞。此外,镁有助于甲状旁腺功能,减少骨骼的破坏,也会增加矿化密度。事实上,镁在人体内有300多种功能。钙镁比例应该是2:1。

    镁的流失可能是由很多因素,镁缺乏的原因:酗酒,过多的纤维摄入量,抗生素应用(庆大霉素、糖过量摄入氨苄西林、两性霉素B),极限性体育比赛,哮喘药物(如:肾上腺素或倍他受体激动剂),草酸含量高的食物(如杏仁、可可、菠菜、茶),咖啡因摄入量,泻药,环孢霉素,防止器官移植排斥反应,腹泻,地高辛使用(心脏药物),利尿剂,化疗药物(顺铂、长春碱或博莱霉素),软饮料中的磷酸盐,类固醇,压力,反式脂肪酸,创伤等。

    像钙一样,机体可以通过一些富含镁的食物来获得镁。镁的食物来源:杏仁、杏干、鳄梨、巴西坚果、荞麦、腰果、切达干酪、椰子、羽衣甘蓝叶、玉米、蒲公英、无花果(干)、海带、欧芹、花生、梅干、南瓜子、大米、黑麦、芝麻、虾、大豆、菠菜、葵花籽、甜菜、豆腐、麦麸、酵母、啤酒等。

  (待续未完)

讲师简介

参考文献:

  1. Armas LA, Recker RR. Pathophysiology of osteoporosis: new mechanistic insights. Endocrinol Metab Clin North Am. 2012 Sep;41(3):475-86. 

  2. Khan A, Fortier M. Osteoporosis in menopause. J Obstet Gynaecol Can. 2014 Sep;36(9):839-840. 

  3. Siris ES, Adler R, Bilezikian J, et al. The clinical diagnosis of osteoporosis: a position statement from the National Bone Health Alliance Working Group. Osteoporos Int. 2014 May;25(5):1439-43. 

  4. Eastell R, Szulc P. Use of bone turnover markers in postmenopausal osteoporosis.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17 Nov;5(11):908-923. 

  5. 刘志成;徐少泽;许庆梅;吴雪.骨质疏松症的研究进展[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45):29-30.

  6. 马艳彤.骨密度仪在骨质疏松症中的应用进展[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21,(07):50+93.

  7. 马远征;王以朋;刘强;李春霖;马迅;王拥军;邓廉夫;贺良;杨乃龙;陈伯华;邱贵兴;朱汉民;陶天遵;秦岭;王亮;程晓光.中国老年骨质疏松诊疗指南(2018)[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9,(11):2557-2575.

  8. 唐开奖;韦阳妙.治疗骨质疏松症新药研究现状[J].右江民族医学院学报,2015,37(04):640-642.

  9. 史作兵;朱光勇.骨质疏松症的预防与治疗进展[J].中国乡村医药,2015,(17):85-86.

  10. Weaver CM, Alexander DD, Boushey CJ, et al. Calcium plus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and risk of fractures: an updated meta-analysis from the National Osteoporosis Foundation. Osteoporos Int. 2016 Jan;27(1):367-76. 

  11. Paschalis EP, Gamsjaeger S, Hassler N, et al. Vitamin D and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for three years in postmenopausal osteoporosis significantly alters bone mineral and organic matrix quality. Bone. 2017 Feb;95:41-46. 

  12. Heidari B, Hajian-Tilaki K, Babaei M. 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routine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A narrative review. Diabetes Metab Syndr. 2020 Jul-Aug;14(4):435-442. 

  13. Nordin BE. The effect of calcium supplementation on bone loss in 32 controlled trial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Osteoporos Int. 2009 Dec;20(12):2135-43. 

  14. Kanis JA, Cooper C, Rizzoli R, et al. Executive summary of European guidance for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osteoporosi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Aging Clin Exp Res. 2019 Jan;31(1):15-17. 

  15. Chang J, Yu D, Ji J, et al.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Concentration of Serum Magnesium and Postmenopausal Osteoporosis. Front Med (Lausanne). 2020 Aug 4;7:381. 

  16. Mederle OA, Balas M, Ioanoviciu SD, et al. Correlations between bone turnover markers, serum magnesium and bone mass density in postmenopausal osteoporosis. Clin Interv Aging. 2018 Aug 3;13:1383-1389.